“黑貓爸爸”戴鐵郎的落寞與繁華

時間:2019-11-22 15:43:00作者:米可新聞來源:《方圓》雜志

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||字號

  

  再次回看《黑貓警長》這部動畫片,才意識到它具有的某種超前性和現實性。那些對于生命的尊重、對于正義的守護、對于理想的堅守,也正是每一位執法者對于安寧與和平的不懈追求

  2019年9月4日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國內票房已突破47億元,這部事前宣發力度不算大的動畫電影,在經歷一波又一波“自來水”粉絲的擁戴下,收獲了口碑和票房雙豐收。

  也就是在那一天,另一部“80”后集體記憶的動畫系列片《黑貓警長》的導演,著名美術片藝術家戴鐵郎老先生與世長辭。

  誕生于動畫高光時刻的《黑貓警長》

  晚年的戴鐵郎老先生曾經說過:這是一個好時代,好到讓我常常遺憾,要是再年輕一點就好了。在國內動畫市場不斷興起的背景下,戴鐵郎老先生的這句感慨,頗有些落寞,而這種落寞的背后,卻是一段極為不平凡的高光時刻。

  的確,戴鐵郎在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工作的歲月,也是中國動畫迄今為止最輝煌的年代。截至1991年,中國動畫片共獲得46個國際大獎,被國際評論界譽為“達到世界第一流水平,在藝術風格上形成獨樹一幟的中國學派”。彼時,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美影廠有著較為寬松的創作環境,所有作品不計成本,追求完美。《大鬧天宮》人工畫稿超過7萬張,戴鐵郎參與的《小蝌蚪找媽媽》,僅一個金魚就畫了六次。正是因為這樣不惜工本的藝術追求,在國際上博得了交口稱贊,日本動畫界甚至稱之為“奇跡”。

  在那個動畫輸出的年代,國外一大批動畫美術家慕名而至。這其中就包括如今日本動畫的傳奇人物宮崎駿。1984年,完成了《風之谷》創作的宮崎駿,被公司送往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交流學習,他是懷著一種對于心中圣地的憧憬而來到中國,并特意準備了《風之谷》的膠片作為禮物。

  也就是在1984年,已經54歲的戴鐵郎作為導演第一次推出他的動畫系列片《黑貓警長》。在戴鐵郎的眼中,這是一部厚積薄發,卻又充滿奇趣的動畫片。畢竟在改革開放的初期,藝術也要推陳出新。可就是這樣一部雄心勃勃的動畫片,有關領導卻給出了如下的審片意見:內容一般,缺乏民族特色。更有甚者認為該片充斥著打打殺殺,不符合傳統美學,里面的科學道理也沒有藝術性。在充滿爭議的兩年期間,戴鐵郎堅持著把《黑貓警長》第三、第四集制作出來。而這一部在當時看起來頗為“非主流”的動畫片,在1986年底宣布繼續放映時,獲得了全國小朋友,甚至大朋友們的歡呼。

  如今回看這部動畫系列片,大家才后知后覺地體會到:《黑貓警長》做到了藝術、娛樂和科學的有機統一,是一部極具有商業開發價值的大IP,可就是這么一部大IP,卻在第五集片尾的“請看下集”后,成了絕唱。這也正如彼時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,在改革開放的時代浪潮下,沒有堅持繼承和發展,眾多畫師或被中外合資的動畫公司吸收,或轉行做起了其他工作,結果是國產動畫片十余年無緣國際大獎。

  播下的執法者的種子

  而作為“黑貓爸爸”的戴鐵郎,在1991年9月的一天被叫去了廠里的人事處,里面的工作人員遞給他一張退休證,告訴他年齡到了,該退了。一瞬間,戴鐵郎愣住了,醒過神來后,他一句話沒說,拿了退休證轉身就走。這一轉身,像是歷史的一個注腳,標志了一個時代的結束,卻為一代人的內心播下了種子。

  1991年,筆者也才六歲,剛上學前班,在礦上上班的父親給我削了一個木頭手槍。我舉著木頭手槍,和一群小伙伴們高唱著:“啊啊啊,黑貓警長!啊啊啊,黑貓警長!”呼嘯著穿過大街小巷。打仗游戲是我們兒時,特別是男孩子們的永恒主題,但這個主題不缺隊友,而缺對手!《黑貓警長》給孩子們提供了許許多多敵人的面孔:陰險狡詐的一只耳、霸道蠻橫的食猴鷹、偷吃紅土的“三人組”、烏煙瘴氣的食貓鼠,這些敵人不僅作惡多端,還各具本領,正如動畫劇情的一波三折,小伙伴們的街頭游戲,也充滿了許許多多的反轉和不確定。

  但不論游戲中正邪如何對抗,甚至是邪惡占據上風(比如白貓警長的犧牲),有一條準則永遠無法撼動,那就是對善與惡的區分,不管是黑貓警長、白貓警長、白鴿偵探等警察的公正執法,還是森林法庭對于河馬、野豬、大象的審判,都通過清清楚楚的善惡判斷,將法律的精神散播在一代孩童們幼小的內心。

  除此之外,會飛的摩托、會轉彎的子彈、形似老鼠的鼩鼱,為了繁衍后代而自愿犧牲的螳螂新郎,不僅為小朋友上了一堂非常好的科普課,更打開了小朋友想象的心靈窗戶。

  后來,筆者也成為一名警察,也成為一名寫作者,再次回看《黑貓警長》這部動畫片,才意識到它具有的某種超前性和現實性:那些趣味十足的動物形象,除了告訴孩子們正義、團結、友愛、勇敢、求真等普遍動畫片都會涉及的“正能量”主題之外,也少有地觸及鮮有動畫片會提及的告別、死亡等主題。而對于生命的尊重、對于正義的守護、對于理想的堅守,也正是每一位執法者對于安寧與和平的不懈追求。

  理想與堅持

  但這并不是戴鐵郎老先生通過動畫表達的全部內容。老先生一生命運多舛,不僅是在《黑貓警長》獲得廣泛好評的巔峰時刻戛然退休,更是在他漫長的一生中,身體力行著一位美術工作者的理想與堅持。

  他的一生過得并不順遂,退休時,工資不過209.5元,妻子和女兒也早早辭世,留下一個需要照顧的兒子在身邊,以至于老先生不得不為他人修補古畫,以此補貼家用。 當網上某論壇報道他的晚年生活,講到他幾乎沒有什么黑貓警長的周邊玩具,僅存的黑貓警長摩托車也被朋友家的孩子弄壞,網上便掀起了“給黑貓爸爸寄明信片和玩具手辦”的活動,對于此,老先生并沒有出面回復,是他的老友幫他擋掉了一切采訪和問詢。

  實際上,在退休近三十年的時光中,他做回了那個普通的畫畫老人,懷著早年那份從新加坡回國的創作熱忱,蝸居在50平方米不到的小窩里,一幅又一幅地畫著。而那些由線條、顏料、圖案構建起來的世界,是他心中至純至凈的香格里拉,沒有人曾把那個世界奪走。

[責任編輯:郭榮榮]
  (方圓公眾號:fangyuanmagazine)更多詳細報道請關注《方圓》最新一期雜志!聯系轉載請添加小編微信【ly157041635】

網站地圖

新聞中心 專題|直播|訪談|圖解新聞|法律百科|案件檔案館|要聞|國內|社會
圖片頻道 最新圖片|視覺法治|檢察風采|專題策劃|一周最佳圖片
視頻頻道 檢察新聞|今日關注|正義微視|檢察風采|高端訪談|法治影視
評論頻道 雙日集|專欄名錄|正義網語|法眼觀察|每周社評
理論頻道 權威解讀|檢察聚焦|學術觀點|業務探討|學術動態
檢察頻道 高層動態|檢察要聞|刑事檢察|民事檢察|行政檢察|公益訴訟
法治頻道 法治要聞|法治資訊|立法動向|司法關注|執法紀實
輿情頻道 輿情數據|輿情案例|輿情研究|輿情峰會|輿情政策|互聯網+
文化頻道 文化資訊|隨筆雜談|專欄·名家|文化江湖
裝備技術 裝備動態|產品測試|新品超市|行業速遞
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
Copyright © 2019 JCR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
京ICP備13018232號-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110425號
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[2011]0064-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
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
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642 2930
網絡違法犯罪
舉報網站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違法和不良
信息舉報中心
12321網絡不良與
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
12318全國
文化市場舉報
電信用戶
申訴受理中心
迅雷赚钱宝 100多k